山海孤城

宿世渊源,未能偿愿

四十九日 (上)

*瞎几把乱写

*(大概是)轻度性格偏离剧情人设

*重要角色死亡预警

以下正文


    郭得友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龙王庙自己那张小破床上,床头柜子上的泥娃娃大哥直勾勾盯着自己,耳边是院子里传来哀哀切切却荒腔走板的呼喊声。
      一听就是顾影那个丫头又在临时抱佛脚。
      他倒是想开口喊上两嗓子,让正在做法的小神婆快停下她叫魂一样的歌声。可真等他开口的时候只尝到了喉咙里抑制不住上涌的腥甜,细密而刺入骨髓的疼痛也从四肢百骸突然泛起,像是有人拿着把锤子将他浑身骨骼一下子敲碎,碾碎成粉。
    “别唱.............”
      两个字还没说完,人就又昏了过去。
      等他再次有意识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伸手不见五指。
      郭得友忍痛扭头,只见顾影穿着那件殷红衣裙,伏在他床沿,一只手还紧握着他。头一点一点的,似睡非睡。
    “小影………”
    “二……哥?二哥!”
      她下一秒就抬起了脑袋,头上也没了平日里那些乱七八糟东西,黑色长发倾洒,显得一张脸格外苍白。

      八百年都没再哭过的姑娘一头扎进他怀里,呜呜咽咽着些听不懂的话。

叹了一口气,郭得友尽力把顾影搂住,

    “哭什么,我不在这呢吗。”

 

    夜里的龙王庙渐渐没了声响,院里立着的佛头像是又斜了一些。

 

    第二日一早,不知道从哪得了消息的丁卯带着一大堆补品上门见他师兄。郭得友这才得知,自那日血池一战后,已经过去了七天。当时炸弹爆炸,自己不知所踪。只是受了轻伤的丁卯和肖兰兰联手封锁了这个消息,本准备暗中寻找他的下落。却不料两日前自己突然出现,浑身浴血,昏迷不醒。张神婆现身将人带走,嘱咐今日来龙王庙寻人。

    说来也怪,张神婆平日和老郭师傅交情不浅,可一到自己身上,却总是带着三分嫌弃,三分厌烦。此时出手相救,虽在情理之中,但总归带着一丝怪异。

    八成是为了自家的宝贝闺女吧。

    七七八八地说了许久,商会里来了人,说有事请会长回去处理。丁卯不愿回去,郭得友靠在床柱上笑他。

    丁大会长如今事儿忙,我这小庙就不留你这座大佛了。来日方长,我这有事儿也不打紧。

    心底里却是明镜一般透亮。与魔古道一役,漕运商会损失惨重,丁卯虽说早有想法将商会洗白带到明面上来,可绝非是以兄弟们的鲜血为代价。天津卫九河下梢,暗地里条条款款多了去了,想把上一代留下来的东西维持下去,怕是短时间内丁卯都抽不出空再来龙王庙了。

    挣扎了一会儿,丁卯还是走了,走之前牢牢盯着郭得友看了好一阵,直叫他心里发毛。

    末了,还丢下一句话来。

  “师兄,千万千万好好照顾自己。”

 

    前脚刚送走了师弟,后脚小神婆就晃晃悠悠的打门口进来了。郭得友浑身不得劲,下不了床,要不是她进门那声“二哥”,他还真毫不察觉。

    悉悉索索的衣料摩擦声停下,顾影坐定在桌边一个一个数着丁卯送来的礼,时不时来上一句“有钱人就是阔气”或是“有便宜不占穷酸样”之类的话。

    郭得友内心发笑,刚想板起脸来像从前一般数落她两句,就见她捂着胸口咳了起来。

    那日的记忆在他脑海里迅速走了一遭,最终定格在她胸前那个止不住的血洞上。

  “小影!”

    郭得友翻身想下床,可双腿僵硬地不受控制,一下滚到了地上。

    那边顾影喝了两口水已经恢复下来,看他这样倒是吓了一跳,按着咽喉走近想扶他起来。

  “你的伤口,怎么样了?”

    不愿牵扯到她的伤口,郭得友轻轻推开她的手,撑着床板坐了起来。

    “嗨,不碍事,那天我和兰兰她们一起被送进了医院,那什么....西医?给我缝好了。二哥,你可不知道,人国外医生可吓人啦,拿着根弯的针就往肉里扎,还好我那时候昏过去了.............”

    顾影说着说着声音小了下来,一是嗓子没太好,二是她发现身侧人的眼神开始不对。

    相识二十载,二人之间的一举一动都再熟悉不过。她虽兴致不错,但动作幅度相较之前小了不少,病怏怏的神色也做不了骗。像是她从幼时的布娃娃,玩着玩着里面的棉花漏掉的似的,散了力气。

    郭得友从来不是那种有事没事悲春伤秋的人,可毕竟去鬼门关前走了一遭,看待许多事的方式也不一样了。

    顾影将来会跟着他一辈子,会嫁进他家的门,会和他吵吵闹闹过完一辈子,然后在某一个深夜,白发苍苍的他俩会躺在一张床上安静的没了气息,留下一堆哭天抢地的小崽子。

    至少在那一天之前,都一直是健健康康,无灾无痛。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多讲两句话就憋不住咳嗽,虚弱的像不知道什么时就要昏过去。
      伸手将她拉到身边坐下,他一时间也没想好要说好什么,满脑子都是以后要好好对她,不再故意惹她生气,不再冷言冷语对她,不再口是心非让她伤心。

 

    郭得友哪想得到,白白浪费了十几年,老天爷那还会对他那么宽容。


    接下来的日子还是一天一天的过,那日醒来之后郭得友全身就硬的不像话,足足过了七日才有力气下床行走。这几天里顾影日日来照顾他,可不动两下就坐在凳子上喘气。他不忍心,想尽办法让她休息,颤颤巍巍的给她倒水,熬药,倒是分不清谁照顾谁了。

    期间铁牛等人来过一次,一个两个大老爷们看着他抹眼泪,嘴里念着的都是说他命大才好不容易才能活下来,让他别担心,最近河里太平的不得了,十天八天也见不到一具漂子。

    丁卯忙得天不着地的倒也没忘记派人给他送药,他看送来的补品里补血益气的居多,就统统给了顾影,想着让她好好养身体。


    素来不爱吃药的小丫头每天巴着个脸,见撒娇打滚都没用,使尽十八般功夫也躲不开,才不情不愿地喝下去。

    顾影一天到晚粘着他,连着几个晚上干脆就住在了龙王庙里。郭得友想着别让她太累,借口说她再这么待下去,张神婆就该半夜给自己下咒了,她笑得起劲,说二哥别怕,已经得了自己神婆老娘的首肯。

    几日下来,除了不爱见阳光,不像以前那样爱往门外蹦跶之外,郭得友瞧她精神倒是比开始好上许多。

    他这几天给她闹得有点昼夜颠倒,白天睡得多,晚上闹得多。惦记着给她带点好吃的吧,可除了石板坡的臭豆腐,别家的大都只在白天开摊。

    有一日出门去给顾影买肘子,不料却在登瀛楼遇上了好久未见的肖兰兰。

    彼时肖兰兰正对着一盘肘子愣愣出神,听见小二一句“郭爷,您来啦~”猛然回头,带着惊疑喊了他一声小河神。

    郭得友闻言,吩咐了店家给他一份肘子带走,便坐到了肖兰兰对面。

  “肖记者身上的伤可好了?”

    想是已经从丁卯那儿听过了消息,她很快收起来惊讶的神情,只是不冷不热的应了句小伤不碍事。

     想了想,又问了一句,

    “小河神这是为了顾影带东西回去吗?”

    想到什么的郭得友一下笑了,“可不是嘛,看她最近没怎么正经吃东西,怕是胃口不好,出来给她买份爱吃的肘子。”

  “郭先生才知道该对顾影好吗?”

    一向好脾气的肖大小姐突然话里带刺,郭得友一下也摸不着头脑。

    两人之间尴尬安静了许久,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什么,她低头咳了两声,“是我过分了,小河神别放在心上,我只是,只是心疼顾影。还请小河神好好照顾她。家中还有事,我就先告辞了。”

    语罢,丢下那盘从头到尾都没动过的肘子走了。

    肖兰兰走后,郭得友想了想,也觉得人家姑娘气的有理。她和顾影虽然相识不久,却算得上是闺中密友,惹她生气的时候该没少跟人家抱怨。即使这样对她,最后还是在危险之中为自己受了那么重的伤,是该气,是该气。

    店小二不多时就把肘子端了上来,郭得友拿了东西转身就想赶紧回家,脑子里却突然跳出一个人来,在街上找了好几家铺子,这才拎着礼物前去拜访。

    花了好大力气才敲开的门,只打开了一条缝儿。门内的张神婆看见外边的郭得友就啪的关上了门。

    他轻轻放在矮墙檐上的新酒坛子被打翻在地,坛碎酒洒。

    一瞬间张神婆那一眼里的怨毒和愤恨是他平生从未见过的。

    今年的冬日分外寒冷,却丁点雪花都不曾落下。

    此刻全进了他心里。

 

 

    明明不是第一次听,可老神婆那句“你就我滚!”一字一句的就像刀子一样扎进了他的脑袋。

    迷迷糊糊的回了龙王庙,脑子里乱得像一团浆糊一样的郭得友躺回了床上,像被困在铜钟里一样,耳朵里听到来来回回的就是那句

    你给我滚

 

    待到太阳落了山,郭得友才有了点精神头,想着心里有话不方便和顾影说,还是去找娃娃大哥谈谈心,但翻遍了龙王庙都找不见娃娃大哥的踪影。

    他勉强记得醒来那日在床头柜子上好像见过,可后来就再没印象,大概是顾影还把娃娃大哥放在张神婆那儿,忘拿回来。

    算算时辰,该到顾影过来的点,拿上肘子去蒸笼里放,顺道再把堆成山的补药丢砂锅里熬着。郭得友办完一切搬上小板凳坐在佛头边上眼巴巴的等人,心里还算着怎么给她讲讲今天的事儿,好让她哄哄自己。

    青梅竹马,心有灵犀,郭得友转着他师傅烟杆子刚数到十,顾影就丧着个脸推开了大门。

    还没等他问,小姑娘就苦兮兮凑到他身边,可怜巴巴地对他说

  “二哥,你今天找我娘了吧。她说什么你别放在心上,以后.........以后也少去找她吧,她最近吧,不太待见你。”

    郭得友心下了然,是啊,一个小王八羔子,欺负宝贝闺女十几二十年,还害她胸口开了个大洞,哪个娘对他能有好脸啊?张神婆没抄起什么文王鼓赶仙鞭臭揍他一顿,再下百八十个咒咒他,可不全是看在傻闺女对他的一片痴心上嘛。大半个月前出手相救,靠的大概也是顾影和郭老师傅的面子。

    这么算起来,自己的命,还是顾影救的。

    原本存了想装装可怜逗逗她的心,这下全没了兴致,最是能说会道的小河神一下成了锯嘴葫芦,锯得死死的,八竿子打不出个响屁来的那种。

    小神婆长了一颗玲珑剔透的心,可里边全是直道道,一遇上郭得友啊,就跟打了死结一样。他不开心,她就跟着不开心。用自己冰凉凉的手抓着郭得友冰凉凉的手,也不多说话。

    小河神叹了口气,牵她去了厨房,眼看着顾影细嚼慢咽完半个肘子,没松过的手有了温度,整个人沾上了烟火气,才又挂上点往日那种带点嫌弃藏着眷恋的笑。

    说到底,是他郭得友对不起顾影。

 


==============================================

写在最后:

    大概还有一发能完,说实话写着写着觉得自己的良心有一点痛(´థ౪థ)

    可能还会出个番外,把没说清楚的说清楚。


评论(19)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