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孤城

宿世渊源,未能偿愿

四十九日 (下)

*轻度OOC

*重要角色死亡预警  

上篇 戳这里

以下正文



    转眼间过了小半个月,顾影的脸色是越来越不好,基本算是住在了龙王庙里,近来郭得友更是每日都要花上小半天时间在床边陪伴昏睡的她,生怕有哪不舒服,她二哥还特意把她安排在二楼丁卯那间最舒服的屋子里。情况是三天两头反复不停,他看着烧心,却又不得其法,翻遍师傅的医书试着开了几百回的方子,丁卯送来的药用了大半,小姑娘的脸色才终于开始好转。

    郭得友得了空,琢磨起了别的心思。

    想着吧,师傅他老人家还是找不到,就不提了。顾影吃下去的药可全实打实是丁卯这小子送来的,是该好好谢谢人家。最好再捎上肖兰兰,小姐妹好久不见该有好多话要说,虽然人家不待见自己,但看在顾影的面子上也该会来。

    至于老神婆嘛,郭得友最近不知怎么怵她怵的紧,人姑娘也劝过好几回最近别去招惹她娘,还是算了。

    捞尸队里的呢,人多嘴杂,要真全叫上了,还不定能干出什么好事。不把人叫全吧,一堆老少爷们更是能活生生把人给闹死。还是等小影身体再好些的时候再打算。

    掐着指头数了半天,他也只数出来两人。

    得嘞,就俩吧。

 

    顾影精神再不好的时候每天也雷打不动消失几个小时,郭得友看她不想说,也就从来不问。什么时候想着出门给她带点东西了,也就乘着这个节点。

    她照例消失不见后,收拾妥当的小河神就出了门。慢慢悠悠的逛到漕运商会,敲开丁卯的办公大门,道明来意。

    “今晚上龙王庙吃饭去,师兄我给你露两手。”

    无比自然地落座,习惯性的挑眉斜笑。丁卯突然觉得时间回到了他俩刚认识的时候,他还没担着漕运,也没魔古道那一堆破事,乖张肆意的小河神跳到他面前,嬉皮笑脸的提着一大堆要求。

    明明也就不到一年,却恍如隔世。

    他欣然应允,也答应了带肖兰兰一同前去的请求。一旦得闲,就用曾经露出过的那番样子上下好一顿打量。

    还打趣他师兄最近哪来的闲情逸致,居然请他这个便宜师弟吃饭。

    郭得友心里惦记着晚上煮哪几盘菜顾影喜欢吃,没怎么想就回了他,说他送去的补药效果不错,顾影的身体确有好转,自古一分钱一分货的道理真是对的。她最近不太喜欢出门,人也见得少,趁着精神不错,约上他们见个面。

    丁卯低头处理文件,手上纸笔不停,只是呼吸微微一窒,眼神中有片刻慌乱,小心翼翼的问着顾影近来身体如何。

    唉,那当然是一言难尽。不过有我这个超凡绝伦的人中龙凤照顾,不论怎样当然都是会好起来的。

    可不是吗

    丁卯陪他笑着,说他这哪是来请客吃饭,明明是替小神婆来他这讨药来了。一边倒是嘴快的吩咐给手下的人,去库房给小河神挑上好的补药,再把前两天从国外进的西洋玩意儿准备好,傍晚前给送去龙王庙。

    师弟这么大方,师兄我倒是不好意思了。郭得友嘴上说着一套,离开的步子却是走的逍遥,头也不回的朝丁卯摆摆手,转身消失在了楼梯拐角。

 

    郭得友告诉顾影晚上丁肖二人要来的消息时,许久不外出的小神婆异常兴奋,叽里咕噜说着些什么好久没和他们见面了,一定要让他们尝尝自己的拿手好菜,什么益气补血乌鸡汤、清毒利肠炒鸭血、润肺镇静凉拌木耳、消肿强筋海带炖排骨再加上健脾养肾紫米黑豆饭之类的。

    她笑得开心,郭得友就看着她开心,还想说等下家里可能要多出两只王八来。

    到底最后还是没让顾影折腾她说的那些东西,郭得友自小跟着郭老师傅长大,从小吃自己做的饭比吃师傅做的多了去了。有时候老神婆和老河神两人约好了喝酒,顾影就跟着她二哥,点名道姓要吃这个要吃那个。大部分时候郭得友嫌弃她两句就给买了,有时候为了攒老婆本手头紧就不得不自己动手下厨,这么多年,都是给练出来的。

     

      让郭得友措手不及的是,这顿饭吃的相当尴尬。

    一开始的时候,相比上一次见面,肖兰兰对他的态度明显好了很多,话里也不再夹枪带棒。

    他招呼丁卯陪他去出厨房里端菜,有意让俩小姑娘说些悄悄话,可回来的时候饭桌上还是安静的一句话都没有。肖兰兰垂着头,神情沮丧;顾影坐在她右手边,少见的欲言又止。

    八九个菜吃下来,席间几乎只有顾影一个人不停嘴的说,或是郭得友偶尔应两声,平时能说会道的肖记者只是支着头看着顾影发呆。

    许是想活跃气氛,丁卯对着小神婆敬了杯酒,说他师兄能活到今天全靠顾影,却不想肖兰兰听后抹着泪就奔出了龙王庙大门,顾影反应快追了上去,留下两大男人面面相觑。

    郭得友自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见顾影跑了后也想跟上去,只是被丁卯拦下来,说是自己说错话了。

    入夜之后顾影也没回来,郭得友着急的不行,换上衣服临出门的时候丁卯派来送信的人才到,说是小神婆今晚宿在肖公馆里,不回来了。

    顾影第二天回来以后兴致就不高,到了半夜更是发起了高烧,郭得友吓的一眼不合照顾了四五天,悔得肠子都青了,再也不提请人吃饭的事。

 

    可河要入海,江湖也拦不住。

    就像是小河神从血池战后被小神婆三申五令不让下水后再也没近过河,可今日的海河里多出来的那具漂子邪乎的似乎只有他才能镇得住。捞尸队里兄弟们忙了一个上午都没能捞上来,只好去请郭得友。

    那时顾影又在例行失踪,郭得友一个多月没见水心痒的不得了,犹豫了两下就跟着去了岸边。

    到地方一看,什么都瞧不着,捞尸队里的说是漂子沉在河底,给水草缠住了,那水草就跟活的一样,见人发疯。之前几个弟兄下去都被缠住了脚,要不是水性够好,差点就上不来了。

    然后什么都不知道的小河神,干了他这辈子最后的一件事。

    跳了下去。

 

      水里的小河神不能游动,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团被扔进了水里的泥巴,无法凝固。

    他原本还想否认这一切,可从他皮肤表面慢慢化开混到河水里的颜料打破了所有幻想。

    而有些画面,直到现在才被他记忆起来。


    肖三与他缠斗,盲着眼的顾影为他来到地下溶洞,生死一刻间像是本能般为他挡下了最要命的那一下。

    那时倒在他怀里的,是他爱了一辈子的姑娘。胸口上的大洞止不住的往外冒血,傻姑娘却还笑着看他。

    “河神镇河妖,怎么能少了我神婆做法呢?”

    明明因为药效未过看不见东西,她的眼眸却前所未有的亮,纯黑瞳孔里映出的自己像是她倾尽一切追逐的所有终点。

    郭得友怕了。

    二十来年的人生里第一次打心底里怕了。

    恐惧之后是瞬间暴起的怒气。

    他小心翼翼的将顾影放在地上,转身握住了丁卯递给他的刀,一个照面而已,刀锋连着小半刀柄夹带着滔天怒意结实嵌在肖三的头骨里。

    再然后,就是他带着放手一博的孤勇潜入水里,想着用命换来岸上之人的一线生机。

    可他的小影啊,总学不会什么是自保,竟跟着自己跳入了血池。浑身经脉里刺骨的疼痛与寒意在红衣翩跹女子的一吻下瞬间退去时,他才反应过来,能以己身之血解夺命剧毒的圣童不是自己,而是她。

    这一池毒水要的,是她的骨血,他的命。

    郭得友手指勾上红褐色软管前的回头,本以为是最后一眼,却不料想炸弹根本没有任何反应,不死心的扯断另一根线,除了越闪越快的灯光之外丝毫未变。

    看着浮到水面的顾影被丁肖二人扶起,郭得友松开了口里的最后一口气,抱着炸弹游到血池中央,缩成一团,把那要命的玩意困在自己中间,用血肉之躯做了最后的抵抗。

    嘭
    一声巨响。

粉身碎骨。

世间再无郭得友。

 

啊,原来我早就死了。

 

下了水的郭得友再也不是小河神,浓艳到吓人混杂着抹不开浓重颜料的河水从水底翻涌上浮,顺着河浪渐渐被稀释。

橙、棕、白、黑、灰,最后都慢慢变成了津城水死气沉沉的铁青色。

 

小影啊,我的小影啊,还没来得及跟你好好告别呢。

 

一头扎进水里的郭得友再也没浮上来,水面下只剩一个成人大小的泥娃娃缓慢下沉。

远远看去,就像一尊玄武石像,庇佑海河平安。

 

 

血池战后世间本该再无郭得友。

    可顾影拼尽了自己性命也要带他回来。

肖三的那一下,伤了她的心脉,爆炸之后丁卯与肖兰兰并未能及时撤退,她从锥心疼痛带来的昏迷中醒来后发现二人已经感染了病毒。

不顾劝阻,将自己脉腕割开,强迫二人饮下自己的的鲜血,却在过程中再次昏过去。

在一片混沌中,顾影想起来幼时看过的一本书,上面记载了以人生魂为引,将未过头七的魂魄渡回人间的法子。

再一睁眼,她就回去求老神婆教她做法。

养了她二十年,把她当做亲生女儿的张神婆怎会愿意。

何况就算成功,唤回来的魂也只能在人间待到尾七那日。

 

可哭干了泪都唤不回顾影的倔驴脾气。

直到她以死相逼,顾影才告诉她,自己本来就活不久了。

是啊,伤了心肺,割腕放血,失去郭得友,本不严重的毒素已经侵入心脉。

老神婆放弃了,最后的日子,就让闺女开开心心过吧。

顾影成功了,郭得友重回人世。

再后来,缺少魂魄的她开始日渐虚弱,花着尽可能多的时间陪着他。只是偶尔回去家里让老神婆给自己的伤口换药,或是陷入昏迷。

直到那一天,瞒不住了。

散了那口气,郭得友真真正正的死了,猝不及防的连顾影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一体同命,七魄同魂跟郭得友紧紧系在一起的顾影又能好到哪去?

他神魂消散的瞬间她就陷入了昏迷,就连呼吸时身体的幅度都微不可见。

老神婆、肖兰兰、丁卯,那么多人在她面前一拨又一拨的来来去去,始终毫无反应。

顾影离开是在三天后傍晚,只来得及向一直守在枕边的张神婆道了声对不起,便匆匆断了气。

正正好是决战后的第四十九天。

津城里最亮眼的那道风景,就这么没了。

 

人死后,要先过鬼门关,再上黄泉路。顾影在黄泉路上数着开花不见叶的彼岸花的时候就开始盘算怎么在奈何桥头蒙混过关,开什么玩笑,她可不喝孟婆汤,她要带着这辈子的记忆,在下辈子找她二哥。

白衣广袖的孟婆守着锅,一勺一碗将汤舀给过往亡灵。未饮孟婆汤,不过奈何桥,谁都知道。

忘川河水凉,猩红而不祥,她却在河边看见一个人,扎三股辫尾,着乌黑短褂,一见着她,就对她笑。

 

小影,我等你好久了。



FIN.


写在最后:

emmmmmmmm写下篇的时候发生了很多事,整个人状态不太对,写出来的东西自己都没有勇气看第二遍,希望大家不要嫌弃。如果有时间的话会对后篇整个进行大改。

一开始这个脑洞就是源自于每篇有鬼的友影文里死的都是小神婆,我很不乐意,相当不乐意 (งᵒ̌皿ᵒ̌)ง⁼³₌₃ ,所以就想着要把郭老二拉出来死一死,很多逻辑的地方可能不太通顺,番外里会解释。

PS.把泥娃娃大哥写成会掉色的假冒伪劣产品我很对不起他(๑•́₃•̀๑),但是我已经想不太出来别的让郭得友发现事实的好方式了。 



最后,因为这个号兴趣很杂所以各位小可爱不要关注我,拜托拜托,千万不要关注我,已经关注的那四位小可爱看到的话麻烦取关我,谢谢谢谢!!



评论(2)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