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孤城

宿世渊源,未能偿愿

四十九日 番外

*小神婆第一人称

*其实跟之前两篇差不太大........

上篇  下篇 

以下正文



只要能救郭二哥,我怎么都可以。

我小神婆,向来说到做到,绝对一句话不掺假。

所以就算是要以命相抵,也绝不反悔。

 

我娘做了这么多年的神婆,虽然大部分是骗人的把式,可真正的招数不是没有。不仅有,还藏的很深。

小时候,我偷偷翻过娘藏在衣柜里的几本旧书,上面乱七八糟的写了一大堆阵法咒术什么的。我还没来得及好好记下就被娘发现了。她少见的对我大发脾气,还说什么近期必有血光之灾,把我拘在家里哪也不让去。

可本仙姑哪是那么容易拦住的人,过了两天好不容易忽悠了郭二哥过来让他陪我试试书上的某个法式,可刚开始没多久就出来了个人贩子想把我拐走。我被迷昏,醒来之后只知道二哥为了救我杀了人。

娘说的也没错,血光之灾是有,只是不是我的。

 

诗里说,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我和二哥虽然住一条街上,可他长大之后千回百转的脑筋从来不让我知道。

开~什么玩笑,他不说我就不知道了吗?

真当仙姑我是个傻子啊。

 

可他当着我的面,问那瓶毒药是什么味道的时候,我是真伤心了。

他从来不会拿我性命开玩笑,所以这次,大概是要拿他自己的命去拼。

 

他猜对了,真的是拿自己的命去拼了。

他死了。

郭得友,津城大名鼎鼎的小河神,死在了水里,尸骨无存。

那天在恶水之源发生的所有事,我都牢牢的记在脑子里,包括兰兰丁卯把我拉出水池后护在身下,包括用近乎疯狂崇拜眼神看我叫我圣童的连化清,包括血池爆炸后爆发出水中的零星肉沫骨屑,包括我昏迷之前撕心裂肺的那句郭得友。

 

再后来,梦中幼年的记忆闪现,我回忆起了那个接近以命抵命的法阵。

我去求娘,她不答应,说什么也要留着我这条命。

可留着这条命有什么用呢?

我已经是一具行尸走肉,用不了多久,就连这具破败的身躯也会很快消亡。

逆天而行,我已无所畏惧。

 

娘最疼我,她最终还是答应了。

二哥的肉身已散,娘说要以他牵挂之物为引,贴身之物为介,聚集他的魂魄之后才能附着在死物上,重凝肉身。

像娘说的一样,二哥穷的铛啷啷啷啷啷啷响。龙王庙里的好些东西前段日子都已经被二哥卖了,剩下的不多。

牵挂之物是郭伯伯留下的烟杆,贴身之物是他走之前留在我那的泥娃娃大哥。

这个术法是以我人魂胎光为引,聚二哥爽灵、幽精以及七魄。说白了,二哥唤回来的命全靠我的一魂和他那一口气吊着,所以绝对不能让他知道他已经死去的这件事。

知道这件事的人少之又少,我找来兰兰丁卯串通说辞,隐下他只能活四十九日和我已经半截身子入土的事情。他们虽然震惊,却还是艰难的接受了这个消息。

丁卯跟我说,他师兄这条命,他和兰兰现在的命,全是我给的,往后二哥再对我不好,他就替我出手收拾他,说完笑着走了。

丁卯是在国外留过学,可有时候脑子不一定好使,随便糊弄糊弄就这么过去了。

可女孩子家心细,兰兰可没那么好忽悠。我实在瞒不住,就照实对她说了。

她听到一半就开始哭,一边哭一边骂二哥没良心,骂我傻。说二哥跳下池里就是想让我好好活着,可我偏偏要浪费这条命。

我陪着她哭,心里算的却是我都欠他两条命了,能还一条是一条。再说他除了我要救的还有这满津城的悠悠百姓,他们不都是还活的好好的吗。

 

到了日子的那个早上,我放好了东西,穿上了拜河大典那身隆重的红衣,按着娘教给我的在院子里施法。左肩上那个本来就没怎么长好的伤口似乎是又裂开了,疼的我呀,赶仙鞭都要拿不稳了。到底不是以前那个以一打十的小神婆了,转着转着就昏了过去。

所有的一切,在我看到躺着床上顺着呼吸微微起伏的郭二哥的时候,都值了。

 

二哥醒了,我却一天比一天睡得多。生魂离体,我身上的阴气越来越重,多见一会太阳我都头晕,二哥需要生人阳气来恢复对新身体的控制,可我连接近都倍感艰难,只好能避则避。

我的伤日渐恶化,全靠兰兰和丁卯送来的药才勉强护住命。我开始一日一日陷入昏迷的时候,就知道我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只是没想到,二哥他剩的时间比我还短。

他出事的那天,我做过一个诡异惊悚的梦。梦里他立在我面前,一动不动,似是一尊泥塑。他在我触及他的瞬间化成齑粉,我徒劳的想握住,却每每以失败告终。

他入水,泥塑彩绘化开,吊着的那口气散了,人自然就去了。

独留我于千针林,承锥心痛。

 

我也死了,除了对不起我娘,我走的还挺轻松。

 

我小时候走的慢,二哥就一边嫌弃我短胳膊短腿一边在前面路上等我。

现在他还在等我,真好。



FIN.

评论(15)

热度(32)